快捷搜索:

南京车管所整治车驾管业务办理秩序 10名扰乱秩

南京车管所整治车驾管营业解决秩序

雷霆行动,10名扰乱秩序“黄牛”被擒

路边拦车拉客,“忽悠”前来解决营业的群众;一见“风声紧”,立即“转战”警邮超市买分卖分……近日,南京车管所为整治车驾管营业解决秩序,开展了“雷霆行动”,10名“黄牛”被警方查获。

暗访:10元的营业,“黄牛”要价200元

“补办绿本吗?我帮你办,价格优惠。”

“你要办什么营业?我都可以代办,不用你排队。”

……

4月20日,记者来到南京车管所,还没抵达目的地,一名中年妇女拦下了记者的车,扒着车窗不绝地问。

记者称灵便车挂号证书丢了,想补办,该中年妇女一口准许:“没问题,都交给我,200元。”记者嫌“贵”,女子主动贬价:“起码170元,不能再便宜了,我可是补办证书的手续费材料费全包,你自己办也要差不多花这么多钱,我就赚一点点跑腿费。”记者点头批准了。

在她的批示下,记者将车靠路边停下,女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张纸和血色油墨,“你等一下,我帮你磨码。”

“在哪里磨?”记者问。

“就在这里。”她指了指路边,纯熟地打开了汽车引擎盖,蹲下身忙活开了,“你找我绝对宁神,我帮你磨码都不另收费,你到里面磨不仅要排队,还要花不少钱。”她边忙活边用手指了指车管所偏向,对记者道。

此时,记者的车停在一条并不宽阔的小路上,导致其他车辆只能绕行,该女子并不在意。几分钟后,码磨好了,她拍了拍车窗,示意记者随着她,进入了南京车管所。

排队、摄影、考验、提交材料……当天车管所里办营业的人并不多,不到半个小时,所有手续都搞妥了,记者顺利地拿到了绿色封面的灵便车挂号证书。

记者留意到,在车管所综合营业大年夜厅解决补证手续时,除了具名,该女子都让记者坐在椅子上等,尤其是缴费时,克意避开了记者的视线。

记者随后从南京车管所懂得到,补办灵便车挂号证书,整个用度只必要10元。

南京车管所相关认真人奉告记者,他们也把稳到近期一些“黄牛”开始呈现,为了将这些人绳之以法,他们不停在网络证据和材料。

4月24日,夷易近警在采集到充分证据后,联合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巡特警大年夜队夷易近警正式收网,7名“黄牛”现场被查,他们因扰乱车管所办公秩序,均被处以警告处罚,如若再犯,将被拘留。

警邮超市也呈现“黄牛”,不法生意分被拘留

与此同时,南京车管所还经由过程大年夜数据,发明4月中下旬不少警邮超市的营业量猛增。以樱花路上邮储银行径例,4月上半个月,一共受理了46起车驾管营业,而从4月16日至4月25日,该警邮超市的车驾管营业受理量忽然增添至182起。

“近月来,全市交管部门都加强了对曝光窗口‘黄牛’的查处力度,很可能部分‘黄牛’转到警邮超市了。”这一数据非常引起了车管夷易近警的留意。

4月27日上午10点15分,2名须眉一路来到樱花路上的警邮超市处置惩罚交通违法曝光,此中一名身穿蓝衣的须眉出示了驾驶证和行驶证。事情职员发明,与该行驶证绑缚的驾驶证已跨越4本,无法再用第5本驾驶证销分。得知这个结果,两名须眉只好悻悻离别。

这一幕完全落入夷易近警眼中,他们将两人拦下。蓝衣须眉先称自己只是“替同伙销分”,可在夷易近警追问下,他却说不出同伙名字。着末,该须眉只好承认自己姓卢,与他一路的须眉是个“黄牛”,他们事先杀青了以650元的价格替他人销9分的口头“协议”。

“黄牛”姓严,他对自己先容他人买分卖分的行径招供不讳。

近日,玄武分局对严某和卢某的违法行径遍地拘留和罚款的处罚,对买分者开具《警示单》,予以警告,若日后再呈现类似环境,也将被处拘留。

使用信息纰谬称,“黄牛”主要靠“忽悠”骗钱

“这些‘黄牛’主要使用信息纰谬称,蒙骗一些前来干事的群众。”南京车管所一位认真人先容说,“比如,汽车磨码早就免费了,但在‘黄牛’口中,车管所不停都‘高价’磨码。”

汽车改色挂号也是最常被“黄牛”拿来“忽悠”的营业之一。这位认真人奉告记者,他们在查询造访时发明,只要看到一些显着悛改色的车辆驶向车管所,“黄牛”们就会围上去,奉告车主改色的车不能经由过程年检,但他们有“内部关系”,可以搞定。

靠“内部关系”才能搞定的营业,收费自然也不低,代办“改色”营业至少要300元。“着实车辆改色后,到车管部门可以申请变化,不必要任何关系,用度10元。”南京车管所该认真人走漏道。

“黄牛”是不是真有“内部关系”可以搞定一些通俗群众搞不定的营业呢?采访中记者懂得到——并非如斯。

4月21日,记者再次来到南京车管所,这一次,一名男性“黄牛”主动上前先容营业。记者照样称要补办灵便车挂号证书,并谈好了价格。不过,就在办营业途中,记者称“车不是自己的,车主有事来不了,只带了车主身份证”。“你怎么不早说?车主不来办不了。”“黄牛”急道。记者装作“不知情”,要“黄牛”协助想设法主见子,他直摇头,“你给我1万块我也办不了。”

“根据规定,补办灵便车挂号证书必须车主本人解决,‘黄牛’所谓的‘内部关系’都是化为乌有,自然搞不定。”南京车管所相关认真人笑着说。

通讯员 王成磊 张玫玲

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茸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